万随,第一章第二节前世今生

最怕马革裹尸人不还,纵使陈明淡然使之,也禁不住兄弟战死沙场的噩耗,他不敢相信,也无从接受。好在他的兄弟一直在,用命保住的命。

 邻国多凶猛体壮的敌贼,悍马诸多,酒肉酣畅。他们行军体格自是比不过的,只好技巧使然。好在君主圣明,肯予大将军军权,否则只怕是要内恐外患。

  
思绪拉回,这世道总有一层人在剥削一层人,贪官污吏蛮横无理的嘴脸令人心生厌烦,最怕他们满口答应定会惩治那贼人,转头又在嘲笑这平民天真可笑。令人发笑,拿百姓的信任做笑料,两幅面孔,哦不,面对上级和皇上指不定又是哪副嘴脸,真真是令人作呕。

  
当今的圣上啊,明则非致明,昏则非致昏,这样的好坏参半当真令人苦恼。他这举人绝不会为五斗米折腰,也不会学陶潜归隐田园。他是百姓的斗士,是百姓的勇士,是他爸爸妈妈临终时所说希望。希望他改善穷苦百姓,希望他不屈不挠勇敢坚强,希望他能活下去……

  
午夜梦回,陈明总是梦到他可怜被冤惨死的双亲,他们的脸颊满是离别人世的绝望伤悲,他们的眼睛蓄满了冤枉和不屈,他们浑身一股气,是永不屈服是清清白白。他可怜的弟弟妹妹,家中姐妹众多,算上他一共六个,母亲头胎两个哥哥,二胎一个姐姐,三胎是他,最后是两个妹妹。父亲母亲皆不是富商大贾,却也是小有优渥,从不缺他们几个吃穿,父亲是当地的书局老板,母亲是卖女子首饰的店主,小有收入也经不起他们八个花,所以过的吃了上顿容易没下顿,何况书局哪里有什么大收入,不过陈明素闻小天才之称,陈度确实教育有方,告诉孩子要谦虚要有礼貌,所以逢人就说哪里哇,我只是喜欢在爸爸的书局看书,还会像个小老头一样,书海我独醉,书海我独醉啊!常常引得众人哈哈大笑。首饰店也得看那个月的盈利状况,不过好在稳稳当当中规中矩,陈明的母亲顾温颇费心思,但也没白白花心思,她卖的首饰是自己做的,样式和市面上卖的不一样,且没有第二款再是一样的了,所以她的视频又称独一无二。是此,一些小姐也来买,就算不缺首饰,也想买了收藏。

  
陈明并不贪求,这样的生活他觉得幸福美满,快乐自在。可这个世道漂亮竟成了原罪,陈明的母亲出自一个没落的大家族,所以素有落入凡尘的仙女之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用来形容顾温并不为过,唉,只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的漂亮竟成了原罪,其实错的不是顾温,女子为什么不能漂亮,不仅漂亮还可以特别漂亮,错的是这个黑压压的社会,容不得人出头,容不得一点美好的事物存在,总要去摧毁它,花开未白日一夜催凋零,陈明的母亲的花蓓年华放到现代不过大学刚毕业。

  
那狗官的儿子看上了陈明母亲,竟是不管她是不是有夫之妇,当街将她撸了去,有父亲的好友看了紧忙派人通知了陈度,陈度正温和的交代那批书的去处,哪里会想到那没有脸皮的登徒子竟敢当街撸走了我夫人,好哇好哇,当我陈度是死的了,备车快,仗着他父亲是县官就敢如此无法无天了吗,陈度整个人都怒发冲冠了,怎么敢怎么能?!

  
那登徒子是县官王富贵的二房生的,名叫王强富,真真是跟他爹名字相配,一看就是他爹儿子。爹不专一,儿子也好不到哪去,百花丛中过,片叶都沾身,可怕的是还赌博,纨绔子弟怕是如此,纨绔子弟中他还是气质拉胯的一个,别的好歹谈不上风流倜傥高低还有几分帅气,这个整个一个肥猪男。

  
文章出自北寒涵,版权归今日热榜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