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随》 第一章1前世今生

我有在网络上刷到过这样的文案:我不给乞丐的原因是他没有付出就得到了我的一元钱,而旁边的老婆婆卖针织物我跟她讨价还价给了五毛,见状老婆婆的眼角都有了泪花。是啊,她辛辛苦苦付出的劳动比不上乞丐的讨要。

  文章的细节我记不大清楚了,只是大意上是如此。
这世间生死两从容,生活万般烟火,烟火也是在黑暗里绽放。并不针对乞丐这类人,只是有手有脚的做点小本生意什么的都好,凭借卖惨来的金钱,那只是在消费社会的善良和施舍。
阿明是个举人,家境虽不富裕但是过的从容,他的书向来是借的同窗,在他考生员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农妇,身后跟着她微微颔首的女儿。他初看未觉入眼,直到那女郎似是无意间回了眸,一瞬间她的容颜光彩四射,周围车水马龙尽失了颜色,一瞬间他晃了神儿。好像惊鸿一瞥扰了那男儿的心。可怜这两厢人儿,却不知这何意义,只道是今天碰见了一位入了眼缘的人儿,觉得身心和从前不一样。阿明的长兄为他带了话本,说是在讲仙女和凡人的爱恨纠缠。若是以前,阿明定是要嗤之以鼻并轰走他令他不许带这些消遣之物,可今天,他鬼使神差的问了句:“是吗?好看吗?”阳络啊,啊? 啊!你今日怕是被鬼勾了魂儿?阿明从分神中思绪拉了回来:“络兄,我今日遇见了一位女子,我不知怎的心情格外揪麻,酥酥痒痒的感觉。”阳络目瞪口呆,接着捧腹大笑:“阿明,你这是铁树开花了?看上了哪家姑娘?”阿明一知半解:“我是要与她拜堂日日在一起吗?”阳络颇为无奈:“你这呆子,这话不懂你问问我的了,若是同人姑娘说,只怕认为你是登徒子。且今你好好看看这话本,好生大的人了,竟不懂家庭伦理……”说罢阳络闭了口,但愿阿明没听到这后半句,这可怜的无父无母的人儿。
阿明竟意外的看起了话本,他不是没听见后半句,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无父无母的他最好是不去想,伤疤何必要一次次揭开呢,那不如就从一开始就不提了吧。他只想象自己是那凡人二牛,那仙女他并未太多感触,只是懂了今日上街见的那名女子他可能是一见钟情,也懂了三聘六礼,八抬大轿,也懂了家庭伦理。阳络说得对,他的确不懂,那女子回眸是否也是注意到了自己,她可能有中意的郎君,她可愿意嫁给他吗?想到此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只是见了人家姑娘一面,怎的就想的如此多了。只是,他家境确实不好,此前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只一股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感觉,可是听阳络说,姑娘都是娇贵的,自是不能跟着自己受这等待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今为了姑娘也要是君子爱财了。
他得打听一下那姑娘是哪家的,可曾有了中意的郎君。可是,自己配的上他吗?他让阳络去打听了一下,这姑娘豆蔻年华,比自己小上一岁,未曾婚配,也没有中意的儿郎。还好,很好,现在他就是为了仙女奋斗的凡人,打倒王母挣取银两迎娶仙女。这个呆憨憨不知是脑袋哪里搭错了一根筋,见了一面人家姑娘人生都给昂扬了。
这憨憨单纯但机灵,考后揭榜自己榜上有名。阿明笑了:“不愧是我,我还会考更高的!仙女,等我”从前他读书是因为那个大老爷告诉自己一定要读书啊,只有读书对你来说才有出路。憨憨明才从杂耍老板手里逃出生天,也正因此,阿明身体留下来许多疤痕,但身子骨意外硬朗,也对,倘若不硬朗,早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阳络过来恭贺,好啊你阿明兄,一次就考过了,哪里像我,都考了三次了还是没过。陈明不以为然:“络兄何以至此,络兄可是随父出征,立下战功累累,哪里是我这个穷秀才比得上的”阳络没跟他客气,那可不,小爷这一身伤疤几次死里逃生那是白白付出的吗。陈明早知道,一次还是他去远游写生碰见血淋淋的他,气若游丝。他连忙背着重伤的他去了附近的人家,用尽了盘缠才堪堪稳住,好在他年轻气盛,硬生生扛了过来。也是遇见他,倘若不是,他真的不敢想象,战场上从来都是九死一生。

文章出自作者北寒涵,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