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9日成都融创文旅城开业,由肖迪带队创作的巨型机械仿生装置艺术系列作品——《黄金巨马》落地成都融创文旅城,这一项目的落地实现了将复杂装置、雕塑造型与表演艺术跨界融合,使巨大的机械生物“活”起来,将传统景区巡游项目提升到更具艺术性、互动性和新媒体传播性的多元化融合阶段,这种全新的跨界尝试,为打造丰富多样的文旅业态提供了开创性思路。

成都融创文旅城——《黄金巨马》

艺术家与工程师的结合

走进肖迪的办公室,与其说这是一间董事长的办公室,不如说是手办博物馆,办公室、茶几、沙发、书柜几乎每一处空间都摆满了造型精美的动漫、游戏人物手办。这里没有紧张严肃的商业交锋,只有童趣、想象力和艺术气息。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巨型机械仿生装置艺术家,资深文化体验项目策划专家、设计师,肖迪一直展现着无与伦比的设计天赋。从小立志考美院的他误打误撞走进了大连理工大学的校门,四年动力工程专业的深造并没有磨灭肖迪最初的梦想,反而为以后进入高科技文旅行业做了铺垫。大学毕业后,学艺术的梦想依然强烈,他攻读了美术学的硕士,追求艺术纯粹和理科生严谨精致的特质在他的谈吐间流露。2000年肖迪凭借着《宇宙之谜》获得第八届国际莫比斯多媒体大奖赛(巴黎)科技大奖。来自近20个国家和机构的评审委员会一致认为《宇宙之谜》将艰深的“相对论”等科学理论演绎得通俗易懂,设计颇具艺术性。肖迪认为这算是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这个奖项是上帝的馈赠,让我确信我可以有实力踏入设计这一行”。

2003年,肖迪雄心勃勃的进入文旅与动漫产业,2005年成立了大连博涛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文旅产业的创意设计与高科技结合的项目开发,深耕文旅15年为文旅行业创作了不少亮眼的案例。创业初期肖迪遇到了人生重要的机遇,烟台海昌鲸鲨馆找到他打造球幕影院。但当时的球幕影院对国内文旅行业来说还是个新兴事物。“当时有声音说只有外国设计团队能做球幕,我偏偏不信,最终我们做出来的球幕影院和国外的一样棒,而价格是他们的五分之一,工期缩短了一半。” 肖迪回想起来还是很感慨,“过程非常痛苦,10个月没休息过一天。但我们的团队非常给力,最终呈现的效果震撼了所有人,那一刻我觉得非常值得。”

从0到1的突破

工程师和艺术家的结合让肖迪拥有既严苛又灵活的创新思维,入行近20年一直秉持坚持创新的原则做艺术创意设计。肖迪一直对“中国出不了好设计”这种偏见耿耿于怀,“很多人天然的认为‘中国制造’质量不好,我就拿自己的作品说事儿——中国人做的质量比外国的还好。很多人将中国设计等同于抄袭,我就要他们看看我的设计,全部原创连机械原理都没有任何借鉴。”胆大直率、创新力强是肖迪的性格标签,很多合作伙伴因此很佩服他,“肖迪是文旅行业不多见一心扑在创意设计上的艺术家,创新能力很强。他一直认为未来中国市场的话语权会很强,得到中国市场的认可就一定会在全球得到认可。”

肖迪的这种思想在他后来的巨型机械仿生装置艺术孪生作品《中华巨马》和《黄金巨马》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在肖迪的中华神兽系列设计中,他将唐三彩的马与西方特洛伊木马机理相结合,打造出《中华巨马》装置艺术品,填补了国内高端仿生艺术品的空白,实现了中国巨型机械仿生装置艺术品从0到1的突破,但这只是个开始。

《黄金巨马》是肖迪专门为成都融创文旅城打造的作品,在结构上更加科学合理,内部控制系统和零件上更加流畅完善,《黄金巨马》高8.4米,总长度16米,虽然有40吨的重量,但全身有102个关节可以活动,仅头部和颈部关节就多达40个,整体看上去非常灵动栩栩如生,《黄金巨马》采用了金属质感,与2019年的《中华巨马》是孪生作品。在成都融创文旅城的巡游中,《黄金巨马》作为巡游亮点,演员、马队、花车仪仗队等配合巨马进行巡游表演,与游客进行调皮互动。“我给这匹马留出了非常大的空间,设计之出就把它当作一个生物看待,希望能赋予它足够的灵动和力量。”

商业与艺术的野心

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是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全球的文旅都摁下了暂停键,肖迪也不例外,“我也焦虑过,但就是一念之间。我认为人生就应该是高歌猛进,聚焦在想做的事情上,就会忽略很多负面情绪。我不认为我的团队会在这次冲击中顶不住,公司核心竞争力就是创新创意的灵魂,这种基因已经写在了我们每个员工身上。”想的通透,肖迪也就把精力聚焦在公司创造力提升上。在2020年前几个月,肖迪的设计团队灵感迸发,凝聚力更胜从前,“我们在文旅暂停的这几个月倾心打造了《黄金巨马》,也在为南京打造一个新地标——貔貅。”肖迪介绍,“明年5月份,南京将会向大家呈现一个巨大的貔貅,我们在这件艺术品上做了大量的创新,貔貅有丰富的表情,可以做灵活的表演,且全身呈现宝石质感。”

巨型机械仿生装置艺术家,资深文化体验项目策划专家、设计师——肖迪

在普通人眼中,艺术家通常会有独特的看待世界和商业运作的方式,而肖迪在这个方面很认同日本音乐家久石让的说法:创作者有两种态度,一种是个人的,他们遵循着自我的意志与价值观,追求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不在意成本及产量多寡,只追求艺术;另一种是社会的,把自己与社会联结,看见社会大众的需要。肖迪认为,自己毫无疑问是后者。

肖迪有把艺术和商业完美结合的野心,“我希望打造一个充满中国文化的乐园”,肖迪接触过太多国内的文旅乐园,发现普遍的问题出现在文旅乐园前期建筑设计时没有考虑为后续文旅体验项目留下合适的空间,因此体验相对较差。“在文旅设计上,我秉持‘先点后面再连成片,文化亮点设计先行’的设计理念,先做策划亮点,也许是很有特色的餐厅、剧院或者大型游乐设施,然后根据亮点做商业配置。”他独创的这种文旅项目策划思路以运营需求为导向,打破了传统设计思路,既保证项目效果,又避免后期建筑改造,最有价值的是为后期运营打下了科学而友好的策略基础。肖迪理想中的乐园是通过艺术,跨越文化和国界,创造出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孩子愿意来玩,大人也会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