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个交易日股价涨幅近500%的天山生物(300313)被起诉了,基本面再度增添了新风险。由于在停牌核查期间,低价股炒作迅速降温,一大片低价股从涨停打到跌停。有不少股民表示,天山生物复牌后估计至少3个跌停。涉诉事项或增加现金流压力
天山生物9月10日晚间公告,公司收到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下称“浙商银行”)转来的《民事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
据披露的事实情况,2019年11月13日,浙商银行与天山生物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天山生物自愿为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大象广告”)依主合同与浙商银行形成的债务提供担保。担保的主债权为自2019年11月14日起至2020年11月14日止,在6496.6万元的最高余额内。
2020年5月29日,浙商银行向大象广告借款393万元、5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20年5月29人至2020年8月28日止,借款利率按年利率6.09%执行,按月结息,结息日为每月20日;对逾期借款自逾期之日起在该合同约定的借款执行利率基础上上浮50%计收罚息;对应付未付利息(含罚息),原告有权按合同约定的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直至利息(含罚息)清偿为止。当日,浙商银行向大象广告发放贷款393万元、5000万元各一笔,到期日均为2020年8月28日。贷款发放后,大象广告仅付息至2020年7月20日,此后未付,7月21日电脑自动扣本金0.01元。现贷款已逾期,借款人显已违约。
根据诉讼请求,浙商银行请求判令大象广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本金5393万元,支付至2020年8月28日止的利息35.58万元;并支付自2020年8月29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以借款本金5393万元以及利息35.58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9.135%分别计算的逾期罚息及复利。同时判令天山生物在6496.6万元范围内对大象广告应履行的确定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天山生物表示,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734.84万元,若该诉讼结果不利于公司,可能加剧公司现金流压力,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风险。同时,如果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公司存在资产或者银行账户被查封或者冻结的风险。
不过,天山生物已在以前年度就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该笔借款担保计提预计负债,截止本公告披露日预计负债余额为6496.6万元,因此,若该诉讼结果不利于公司,也不会对公司本期或期后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子公司失控事件影响尚存
天山生物的上述涉诉事项,依然是公司2018年对子公司大象广告失控产生的后遗症。
2018年,天山生物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大象广告96.21%股权,因大象广告业务独立,基于大象广告原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陈德宏做出业绩补偿承诺,为满足其经营决策效率诉求,公司委托陈德宏担任大象广告执行董事、总经理,并选举陈德宏先生担任公司董事,且聘任其为公司副总经理,分管传媒业务。
大象广告于2018年5月纳入公司合并范围后却被检查发现,陈德宏在重组、经营过程中涉嫌合同诈骗、挪用大象广告巨额资金和违规担保的情况。
虽然自发现陈德宏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后,天山生物派驻工作组进驻大象广告实施管控措施,但在推进中受阻。工作组仅接管了大象广告及所属公司的部分印鉴、部分银行账户的网银复核U盾、部分日常诉讼资料,未能控制大象广告营业执照原件、法定代表人印鉴等关键要件。受陈德宏及其关联人的影响,大象广告关键岗位人员拒绝和阻挠,致使天山生物无法获得大象广告及控制下公司财务、资金、经营决策及面临的风险等重要信息,无法对大象广告经营管理产生影响。公司彼时公告称,董事会认为公司无法控制大象广告。
截至目前,天山生物被大象广告合同诈骗事项涉及刑事案件尚未结案,相关33个交易对方的撤销交易之诉尚处于管辖权异议阶段,最终认定结果均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因公司被合同诈骗事项尚未结案,天山生物2019年年报审计会计师尚无法就公司对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控制权及相关列报处理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这些金额进行调整,因此对公司2019年年度审计报告形成保留意见,且因公司对大象广告借款担保及立案调查等事项影响,认为存在可能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目前,上述保留意见事项未消除,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条件,不符合《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试行)》规定的向特定对象、不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条件,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条件。
本次涉诉事项公告中天山生物也称,鉴于公司已无法控制大象广告,未知大象广告及所属公司是否存在其他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情况,目前无法判断其对公司的影响。
股价疯涨 两度遭停牌核查
因连续12个交易日收获11个涨停盘,天山生物不仅成为近期A股市场热点,也成为了监管重点关注对象。
8月28日因股价异常波动停牌核查后,9月9日天山生物再度启动停牌核查,至今复牌尚无时